和公婆同住多年的人最后都怎么样了?

周雨在平时生活中很注重仪式感,从婆家搬出来那天她穿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拿了一些自己的物品,把孩子和老公的东西都留在了婆家。

和公婆同住多年的人最后都怎么样了?,第1张

周雨的老公赵峰当时正在外地出差,接到母亲的电话很震惊:“什么?

小雨搬走了?

搬去哪儿了?

为什么搬走啊?

”母亲在电话那头语气不善:“我怎么知道?

我每天像个老妈子一样伺候你们,难道还伺候出错了?

即然要搬走就搬利索,把孩子扔在我这儿算怎么回事?

”赵峰赶紧赔笑,说:“妈,您先受累,过两天我就回去,有什么话咱们当面再说。

”赵峰没有急着给老婆周雨打电话,而是点燃一支烟,皱着眉头想心事。

老婆周雨是个有主见的人,不会做出因为赌气就离家出走的事。

即然已经走了,再想让她回头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他和周雨结婚已经十年了,孩子都上小学二年级了,还一直是跟父亲母亲住在一起。

虽然偶尔会有一些小摩擦,但总体上相处得还不错。

赵峰的父亲是个随和的人,凡事都听母亲的。

母亲也很勤快,家里的事几乎都是她在操持。

他是家里的独子,自打出生起他就习惯了听从母亲的安排。

他习惯一边听着母亲的抱怨,一边享受着母亲的劳动成果。

家里到点就会有香喷喷的饭菜端上桌,第 二天会有叠放整齐的衣服摆在床头。

本以为结婚后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不过是家里多了一个人,将来生了孩子家里再多出一个人,饭桌上多两双筷子,单人床换成双人床而已。

事实却不是如此。

周雨进门后很反感这种被安排的生活,她对赵峰抱怨道:“家里什么事都是你妈做主,就连今天吃什么、吃多少都是她说了算。

就连我什么时候该换洗衣物,都是她做主,那我是什么,是没有思想的提线木偶吗?

”赵峰惊愕:“这有什么不好吗?

她喜欢操心,我们又省心了,多出来的时间正好可以干别的事。

”周雨觉得跟赵峰简直无法沟通,就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我们搬出去住吧。

”赵峰说:“估计母亲不会同意的,再说我们也没有房子。

”难就难在这里,他俩结婚的时候,婆家和娘家都没有给预备新房,只能跟公婆一起住。

周雨说:“我们可以暂时租房子住,等攒够了房子首付再买房。

”赵峰没有信心,踌躇道:“这里是一线城市,租房子每个月要大几千,再除开生活费用,哪里还有剩余?

不如我们在这里忍耐几年,等攒够了首付的钱,直接买房子。

”周雨就这么忍下来,紧接着孩子出生了。

孩子出生后,不同的喂养理念,使婆媳矛盾升级。

周雨对孩子的喂养方式秉持着现代人的理念,什么时候喂奶,什么时候喂水,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都要照着书上说的做。

可惜她做不了主,而且白天要上班。

大部分时间孩子是由奶奶照顾的,家里的事本来也是婆婆说了算。

婆婆一向做事有板有眼,什么时候吃饭睡觉做事遛弯都有自己的章程。

偏偏对孙子是反着来的。

孩子哭了就喂奶粉,没有时间概念。

到了可以添加辅食的阶段,就乱喂一气,只要孩子想吃又吃得下就给吃。

周雨提出反对意见,婆婆不听,说赵峰就是这么养大的,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周雨希望赵峰跟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反对婆婆,赵峰却不置可否,甚至劝她息事宁人。

这让周雨更加坚定了搬出去住的决心,但是孩子的出生,延缓了她攒钱的速度。

孩子简直是一架钞票粉碎机,从吃穿玩用生病到教育没有一样不花钱。

孩子已经七岁了,跟奶奶很亲,如果妈妈和奶奶有矛盾,他一定是立场鲜明地站在奶奶一边,这让周雨感觉挫败,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隐忍和委曲求全到底是为什么。

没钱买房子真的是理由吗?

周雨感到委屈,又替自己不值,等到和婆婆再一次发生矛盾的时候,她就彻底爆发了。

起因是赵峰出差的第 三天,正好是周末。

周雨原本跟儿子说好,先写作业,写完后带他去游乐场。

但是儿子临时反悔,要先去游乐场,周雨自然不答应,儿子就哭闹不止。

公公首先受不了,又不好跟儿媳妇掰扯,阴着脸给孙子换了衣服,带孩子出去了。

婆婆开始唠叨,说周雨不懂变通,大热天让孩子哭出一身汗,作业先写后写有什么要紧?

即然答应带孩子去玩,就应该一早去,难道要等中午大太阳时让孩子中暑吗?

这事要是搁以前,周雨虽然不赞同,但为了息事宁人,也就听之任之了。

为了劝慰自己不生气,甚至会暗示自己,婆婆说得有道理。

但是那天,她没有忍,把这么多年来的退让一股脑儿地发泄了出来。

她借题发挥,说婆婆居心不良,想把孩子教育成不学无术的街头混混。

说婆婆掌控欲强,连儿子的内裤买什么颜色都要过问~婆婆气了个倒仰,上来跟她撕扯,两个人各揪掉了对方的一缕头发。

婆婆指着她,吼道:“你滚,滚出我家。

”周雨没有生气,反倒像是松了一口气,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气宇轩昂地走出了家门。

她没有想自己要去哪里,母亲已经去世了,父亲跟着哥嫂一起生活,他等于说没了娘家。

她的工资不高,够租房子的就不够生活费,交通费,水电费,更别提化妆品和服装了。

她暗暗打算着以后的生活,却没有把赵峰算在内,在她和婆婆之间她没有把握赵峰会选择谁。

她找了一家宾馆住下,打算先冷静下来再做打算,没想到直接睡着了,一直睡到第 二天中午,心静的出奇,没有一点不安。

她到前台,又续租了一天,顺便吃了点东西,又回去洗了澡,头发还没干,老公赵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睡够了吗?

”他问她。

他还是了解她的,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也就他了解她,这也是她一直舍不得离开的原因。

她笑了,咯咯咯地笑起来。

他等着她笑够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他说:“去找房子吧,离你单位近点的地方,这样我们可以省下一个人的交通费。

”她忽然就哽咽了,说:“那儿子呢?

让儿子跟你父母生活吗?

”赵峰说:“儿子当然要跟我们一起生活,穷也好,富也好,他都是我们的儿子,要跟我们一起承担。

”周雨笑,眼角还挂着泪水,她说:“老公,你说的是真的吗?

”赵峰点头:“相信我,我们会有房子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是半分雨,欢迎点赞评论加关注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

    作者信息

    标签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