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欠了十多万,现在感觉精疲力尽了,可看网上尽是欠几十、几百万的,都是真的吗?

我今年36了,目前负债金额为3070万。

之前还以为到不了3000万呢,昨晚大概整理了一下,看着这个数字我也眼晕…家里是做皮草服装行业的,我是09年开始逐渐接手的,那时候做对外出口,产品主要销往俄罗斯 乌克兰 法国 意大利等。

那时候感觉生意挺好做的,有父母打下的基础,我感觉运作起来没有什么难度,每年的利润根据市场行情不同大概都在300-500万左右吧。

我欠了十多万,现在感觉精疲力尽了,可看网上尽是欠几十、几百万的,都是真的吗?,第1张

那时候也没什么太大的理想,小富即安的心态,五套房子,花了一千多万升级了下工厂。

奔驰 宝马 奥迪 保时捷 路虎一样一辆。

手里现金流也挺充足,每天的应酬三四场,朋友一大堆,那时真是一呼百应的,毕竟我生活在十八线小城市。

就这样平静的生活直到俄罗斯跟乌克兰因为克里米亚问题冲突发生了改变。

俄乌冲突的前一年,也是生意最好的那年,那年大概挣了1300W吧。

生意算是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每天最苦恼的就是怎样在不得罪客户的情况下拒绝客户的订单。

当时特别后悔没有扩充产能,那时就想如果有充足的工人跟场地,利润起码可以多挣一倍。

然而第二年一开始,随着俄乌两国关系的不断恶化,我察觉到了风险,因为我特别喜欢时事政治,平时对这方面关注特别多,当时就跟客户商量控制产能,压缩成本。

但是几乎所有的客户都没当回事,可能因为那时我还没30岁,在他们眼里我一直都是个孩子,我说的他们也不听,总是认为就算打仗也得穿衣服啊。

完全忽略了货币贬值,通关运输,还有人民消费能力等等问题。

就这样,下坡路开始了。

当年果然如我所料,卢布疯狂贬值,货物要么出不了关,要么直接被扣,市场上有太多客户一下倾家荡产,整个皮草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动荡。

那一年我还算不错,一直坚持美金结算,产品全部交由国内的代理自行发货。

当年公司产能暴跌了三分之二,单件利润降了一半多。

就这样,有个乌克兰客户还欠400多万到现在都没给(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其实说实话,影响肯定有,但也只是挣得少了而已,并没有伤到筋骨。

后面两三年外贸行业一直处于低谷期,利润每年也就一二百万,因为花销比较大,基本每年资产不见增长。

如果没有那年的千万利润做对比,我也可能就选择那样维持下去了,但是偏偏自己又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接受不了利润暴跌的现状,于是决定走出去,去米兰 巴黎 莫斯科参加服装展会,同时产品研发成本成倍增加。

理想很美好,而然最后才发现个体就算投入再多,也改变不了外贸低迷的现状。

在坚持了三年之后无奈放弃了,公司收入开始负增长,资金开始锐减…当外贸皮草低迷的时候,国内皮草行业却开始发力,很多转型做内贸的服装企业做的风生水起。

我不想再这样维持着半死不活的外贸业务,于是决定,大举进军内贸皮草领域,也就是这个决定,终于让我开始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17年,公司正式转型内贸,由于精力有限,被迫舍弃掉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外贸行业(专注皮草三十多年了)。

相比较其他内贸企业,起步晚,产品风格完全不同,最主要的是没有客户资源。

为了改变当时的现状,开始不计成本的增加产品研发费用,因为我自始至终坚持产品为王的理念。

没有客户,就开始不停的对接客户资源,不停的参加国内服装展会。

为了拓展客户,在不影响品质的前提下,利润一降再降,随之而来的是生产经营成本成倍增长,公司资金出现困难,为了维持当前的生产经营模式,我终于开口借钱了(当时错误的认为困难只是暂时的)为什么开始没有选择从银行贷款,嫌麻烦...(那时候从朋友手里借钱,二三百万一个电话,基本十分钟内都能到账,从来没有人让我打过一张借条,都是单纯的无条件信任,这些后面再说吧)。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18年深圳服装展,我对接上了国内某一线女装品牌,开始转型贴牌ODM。

当然,噩梦也随之开始了。

在尝试性跟品牌合作了几次之后,我认定以后公司发展方向就是以贴牌ODM为起点,逐步打造自己的内贸服装品牌。

先说这么多吧,自己都感觉说的太啰嗦了,图片为了保留点个人隐私局部马赛克了...闺女今天过生日,我特么连个生日礼物都给孩子买不起,抽了自己几巴掌,调整下心情,不想让孩子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

晚点继续吧...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

    作者信息

    标签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