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绍祖为何敢虐死贵妃的妹妹?

二木头贾迎春之死,应当在姐姐元春之前。

孙绍祖为何敢虐死贵妃的妹妹?,第1张

也就是说,孙绍祖胆大包天,竟然敢虐死皇妃的妹妹。

然而,我对于这样的说法很抱质疑的态度,贾迎春究竟是怎么死的,原著中并没有写,只是留下了判词、《喜冤家》这样的伏笔。

从第五回书有关贾迎春的伏笔来读,似乎贾家二小姐是被中山狼吃掉的,也就是被孙绍祖虐死的。

但是,以原著所隐伏的背后故事解读,贾迎春未必是这个死法,“中山狼”到底是谁,也是一个老大的疑问。

因而,贾迎春之死就得仔细地探寻一番了,高鹗未必就写对了原著的隐喻。

谁是“中山狼”,“中山狼”是谁这个小标题看似废话,其实我是要说两层寓意。

第一,《红楼梦》中的“中山狼”指的就是孙绍祖吗?

第二,“中山狼”是条什么样的“狼”。

其一,究竟谁是《红楼梦》的中山狼。

贾迎春判词中说:“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

”在这首判词之前,是二小姐的册页画,“画着个恶狼,追扑一美女,欲啖之意”。

《喜冤家》中的头两句说:“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

”后面的几句大致与判词差不多,就不再引述了。

细读这些描述,其实是写得十分古怪的。

册页画似乎没有问题,就是一头恶狼,扑倒了一个美女,想把她一口吞下。

第七十九回说“贾迎春误嫁中山狼”,那么,恶狼无疑就是孙绍祖,美女就是贾迎春。

但是,判词第一句为何说“子系中山狼”呢?

子,是古代对男子的称谓,大致也可以作“你”字解,比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也可以作女子的代称,比如“西子”,“女子”。

作者用第二人称写这句判词,岂不是说:贾迎春,你就是个中山狼。

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

假如以这个意思理解贾迎春,其实也十分契合。

这位贾家的二小姐,有“二木头”之称,王夫人是“木头人”,是“头人”,那么,贾迎春就是“二头人”,木府的二头人。

林黛玉在王夫人的居室中,看见了三条金钱蟒,然后又在荣禧堂中看到了“大紫雕螭案”。

螭,就是没长角的龙,荣禧堂打牌额是“赤金九龙青地大匾”,所以“螭”就是金钱蟒。

林黛玉还看见了一尊“金蜼彝”,蜼,是一种长尾猴,对应的也是“木头人”。

木头人就是木偶,木偶之“偶”声部是“禺”,“禺”,就是长尾猿猴。

猴,便是秦可卿托梦凤姐时说的“树倒猢狲散”之猢狲,是大明王朝的象征。

因为,明朝建立于猴年,亡于猴年。

荣国府就是一座明代藩王府,王夫人是王府“头人”,贾迎春就是王府“二头人”。

在荣禧堂中,还有一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的对联,其落款是“同乡世教弟勋袭东安郡王穆莳拜手书”。

荣禧堂、穆莳、东安郡王,其中就有“荣穆王”。

荣穆王是桂林靖江王朱履祜的谥号,荣国府暗写的是桂林靖江王。

“木”就是桂林的字边,木头人,就是桂林靖江王府的头人,所以是“王府人”,“二木头”的寓意也就不言而喻了。

“中山狼”典出明代马中锡的小说《中山狼传》,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

中山之狼被赵简子射伤,遇到了东郭先生,假装可怜求救。

东郭先生骗过了赵简子,狼于是露出了凶残的爪牙。

中山之狼遇到东郭先生时的表现,不正是“二木头”在荣国府的写照吗?

其二,中山狼,钟山狼。

中山,暗喻了中立县,这是洪武二年时由钟离县改过来的县名。

洪武三年时,又改为临淮县,隶属凤阳府。

《明实录·太祖高皇帝实录》中说:“姓朱氏,讳元璋,字国瑞,濠之钟离东乡人也”。

看看,中山狼,东郭先生都浮现了真容,钟山狼就更不用解读了,钟山,指的就是金陵。

难道说,“中山狼”暗喻的是朱元璋?

是,但也不是。

孙绍祖是谁,也隐喻了历史人物吗上面讲过,荣国府是桂林靖江王城,而靖江王则是朱洪武大哥朱兴隆的后代。

也就是说,二木头不是公侯家的小姐,而是藩王之女,相当于郡主的身份。

这一点,也与“中山狼”的身份相符。

那么,孙绍祖又是什么人呢?

书中说,“这孙家乃是大同府人氏【庚辰双行夹批:设云“大概相同”也,若必云真大同府则呆】,祖上系军官出身,乃当日宁荣府中之门生,算来亦系世交。

”以脂砚斋的批注,以及书中的描写看,他们家与荣国府、宁国府“大概相同”,也就是出身于王府了。

这里要稍微提一笔宁国府,这也是一座藩王府,其中隐藏了嘉靖(朱厚熜)这一脉,也暗藏了明朝大戏剧家、茶道家、道学家宁王家事。

这一府所出之清代四僧之一、大画家朱耷(八大山人,朱统托),与桂林靖江王府所出之清代四僧之一、大画家石涛(朱若极),极有可能参与了《红楼梦》的创作或者批注。

朱家兴隆于和尚,结局于僧人,期间还信奉道教(八大山人也改信道教),因而是一僧一道为《红楼梦》开篇,贯穿故事始终。

孙绍祖,不是宁国府的,也不是荣国府的,他们家应当隐喻了唐王朱聿键这一家。

大明灭亡后,福王朱由崧建弘光朝廷,是为弘光帝。

之后,便是唐王朱聿键称隆武帝。

朱聿键死后,他的弟弟朱聿鐭继任,先是自称监国,然后被苏观生等人拥立为皇帝,史称“绍武帝”。

“绍”,便有了出处了。

书中写道,孙绍祖“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这就暗合了一个“武”字。

绍,是继承之意,绍武,便是继承了朱洪武之“武”,孙,便是上面提到的猢狲之“孙”。

这一笔,出自《西游记》,是菩提老祖给孙悟空起名时说的:“教你姓‘狲’倒好。

狲字去了兽旁,乃是个子系。

子者儿男也,系者婴细也,正合婴儿之本论,教你姓‘孙’罢。

”孙绍祖,就是绍武继承了大明皇统的寓意。

假如往祖上寻根,无论是荣国府、宁国府,都出自仁祖之脉,也就是朱世珍的后代。

荣国府所象征的桂林靖江王是朱世珍的长子嫡派子孙,宁国府,以及孙绍祖所象征的唐王府,则是朱世珍第四子朱洪武的正派嫡孙。

书中所说的“乘槎待帝孙”,朱楼之人在大明灭亡后,等待的就是南明朱家“帝孙”,其中就包括了绍武帝朱聿鐭。

孙绍祖家原本是“宁荣府中之门生,算来亦系世交”,绍武帝的高祖曾经被追谥为“敬帝”,暗合宁国府贾敬之“敬”。

孙家与贾家的关系,大概讲的就是这样的渊源。

贾迎春究竟是怎么死的《红楼梦》主体故事,写的是崇祯自缢后,南明“分瓜”的历史。

所谓“分瓜”,就是薛宝钗在栊翠庵品茶时的茶具——“瓜分爮斝”。

其中的“斝”,上面是两个口,代表人口,中间是秃宝盖,寓意家没了主,因而,这家人就开始内斗了。

“瓜分”,就是“分瓜”,分的是刘姥姥说的“花儿结了个大倭瓜”的倭瓜,倭瓜就是南瓜。

这个寓意,也出自《西游记》。

唐太宗以刘全做替身,到地府送南瓜,南瓜就是南儋部洲,刘全就是“刘人王”,是皇帝把南儋部洲奉献给了佛祖,佛法开始东渐。

唐王朱聿鐭号称“绍武帝”,也是在瓜分南明皇统。

那么,贾家等来这样的“帝孙”,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呢?

这就与本题所说的,“孙绍祖为何敢虐死贵妃的妹妹有关”了。

朱聿鐭是接过了他哥哥朱聿键的皇统,在广州称帝的,而他的哥哥隆武帝与桂林靖江王有一段“分瓜”的恩怨。

顺治二年,也就是隆武元年(1465年),荣穆王朱履祜之子,第十二代靖江王朱亨嘉在桂林自称监国,以“洪武”为年号,取代了大明皇统。

这是明目张胆的谋逆篡位,隆武帝大怒,派兵攻陷了桂林王城,活捉了朱亨嘉。

隆武二年四月,朱聿键“寻命掌锦衣卫事王之臣缢杀之,托言暴疾死”。

这段恩怨,被写进《红楼梦》中,金陵金钗中,就有诸多姐妹死于缢杀,尤其是秦可卿、林黛玉、贾元春都如朱亨嘉那样,是两种死法,一真一假。

同门相残,这就是孙绍祖狂虐贾迎春的历史真实。

当时,朱聿键代表了大明正统,朱亨嘉则是旁支,地位不对等,正如书中孙绍祖所说的:“当日有你爷爷在时,希图上我们的富贵,赶着相与的。

论理我和你父亲是一辈,如今强压我的头,卖了一辈。

”这一笔高度写实,荣国府的祖上确实是依仗了“孙绍祖”家而得了富贵,朱兴隆这家原本是不能受封藩王的,是朱元璋念及兄弟之情,才封了他的孙子朱守谦为桂林靖江王。

如今,靖江王竟然要取代大明皇统,岂不是要强压“孙绍祖”一头?

孙绍祖所说的辈分,其实是明代藩王的字辈。

靖江王的一世祖、二世祖虽然是朱兴隆、朱文正,但实际第一代却是朱守谦。

其他藩国第一代藩王都是朱元璋的儿子,唯独靖江王是朱元璋的侄孙。

靖江王矮了别家藩王一辈,却与诸多叔伯辈的同时被封藩王,岂不是“卖了一辈”?

到了朱亨嘉这代靖江王,在这家藩王字辈“赞佐相规约,经邦任履亨,若依纯一行,远得袭芳名(“袭芳”二字是不是很眼熟呢?

)”中,是第十辈,绍武帝朱聿鐭则在唐王系字辈中,是第八位(琼芝弥宇宙,硕器聿琳琚,启龄蒙颂体,嘉历协铭图),朱聿鐭那就是朱亨嘉的爷爷辈了。

从明代藩王字辈看,谁是得志之中山狼还不一定,以《红楼梦》的主题思想理解,无论是哪家藩王,在南明时代都是吃人的“中山狼”。

因此,别只顾说孙绍祖得志便猖狂,贾迎春所象征的靖江王这家,岂不也是“得志便猖狂”?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的故事只是穿插在“薛文举悔娶河东吼”的情节之中,《红楼梦》最后两回书主写的是香菱的故事。

香菱的判词是“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这句判词预言了香菱的结局,而贾迎春在大观园的住处缀锦楼在紫菱洲,同有一个“菱”字。

二木头出嫁之后,香菱就来到这里,见了贾宝玉引出了夏金桂。

夏金桂的出现,就隐伏了香菱之死,香菱之死,又是贾元春之死的对写。

香菱、迎春同有一个“菱”字,那么,香菱之死也是迎春的结局。

朱聿鐭称帝,正是南明找到真正的皇统之时,当时的万历之孙,崇祯堂弟、桂王朱由榔正准备在臣下的推荐下登基做皇帝。

朱由榔被朱聿鐭抢先了一步,两家便打了起来,朱聿鐭竟然打赢了。

但是,朱聿鐭在广州之行径令人不齿,清兵很快即攻陷了广州,朱聿鐭保住了晚节决不投降,便被清兵缢杀——又是一个被吊死的南明皇帝。

朱聿鐭死后,朱由榔独撑南方抗清复明大业,但因为不断内讧,终被吴三桂赶到了缅甸。

永历十六年(1662年)正月,吴三桂把朱由榔从缅甸带回,同年六月以弓弦将南明最后一个朱家皇统勒死。

贾迎春、贾元春分别象征了南明不同时期的皇统,谁都在“分瓜”,自顾不暇,哪能相互救援呢?

贾迎春恐怕也是被缢杀而亡,而贾元春册页画,《恨无常》曲中就隐藏了永历皇帝之死。

“玉带林中挂”、“两地生孤木”、“从此分两地”、夏金桂、宝蟾,等等,都暗藏“桂”字,隐喻了桂林靖江王、桂王、吴三桂。

大明皇帝纷纷被缢杀,便是“朱楼”最悲惨的噩梦。

贾迎春的判词中说:“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金、柳,都是明朝的标识符码,“黄粱”,就是元妃省亲点戏所点到的《仙缘》,也就是黄粱梦。

贾迎春之死,同样也暗喻了明朝灭亡。

而灭掉明朝的大清,恐怕也是书中隐写的一只“中山狼”吧。

这只“中山狼”吞噬贾迎春,管你是大明贵妃的妹妹呢。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发表评论

0条回复

    作者信息

    标签TAG

    相关文章